姐姐打工供弟弟讀書,弟弟高考姐姐沒來陪考,考完回家後弟弟愣了

2019年02月05日     1,840     檢舉

隔天就要聯考了,可是當天晚上,躺在床上的他,卻輾轉反側,難以入睡。

因為直到現在,他都不太相信,一向疼愛他的姐姐,卻說不會來陪他參加聯考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他獨自一人乘坐公車去參加聯考,果然,姐姐根本沒有來考場。

比起那些父親母親陪伴在側的考生們,今天的他,多多少少有些形單影隻。

其實,原本早在半年前,姐姐就說過,等到考試那天,她一定會在考場外面陪著他,陪他考完每一科目的考試。

只是,就在三天前,姐姐突然打來電話,說她那邊有事情,看來是不能陪她去參加聯考了,但是希望他不要失落,認認真真地參加完考試。

他也追問過姐姐,到底有什麼事情,比陪著他聯考還重要。

可是,電話那邊卻是死一般的沉寂,姐姐沉默了幾分鐘,就掛了電話。

考完第一科後,他其實還想著的是,姐姐肯定已經悄悄在學校門口等著他,手裡也許還提著他最喜歡吃的烤雞翅,滿含微笑。

只是,等他衝出考點的校門後,發現門外確實等了不少家長,可他環顧了一周,卻發現根本沒有他的姐姐。

第二天的考試是這樣,第二天考完後,依舊是這樣子。

02

他一直覺得,他的姐姐,是比他的父母親都還要親的人。

從他記事起,他的家裡,只有父親和比他大五歲的姐姐,唯獨少了個母親。

他曾經問過父親,關於母親的下落,可是父親卻只是悶著頭抽菸,一句話也不肯說,他也問過姐姐,只是姐姐卻只是揉著眼睛哭。

只是,他多多少少還是從村子裡的那些鄰居口中得知,他的母親在他出生後沒多久,因為不堪忍受家裡的貧窮,愣是拋棄了他和姐姐,遠走他鄉了。

相比村子裡的其他莊戶人家,他家裡的日子,也真的是窮呀,或者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。

父親是個最老實木訥的莊稼漢,只會在泥地裡面種莊稼賺錢,只是也不知是運氣不好還是怎麼樣,連續好幾年,幾乎都是,他們家裡種什麼莊稼,什麼莊稼價格就很低。

所以,當別人家裡都蓋上了嶄新的樓板房,他們家裡卻還是住著祖輩們傳下來的泥土坯房,破舊不堪。

到了他上國中的時候,父親甚至連他們姐弟倆的學費也承擔不起了,那年,已經讀到高二,學習成績還很不錯的姐姐,愣是選擇了辭職,南下打工賺錢,供他讀書。

只是,這條供學之路,似乎是條沒有終點的路,國中讀完後,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縣一中。

姐姐電話里滿是喜悅地跟他說:"你是姐姐的驕傲,學費的事情你不用著急,姐姐能掙回來"

而姐姐供他讀書,也從他國中開始,一直延續到了如今高中畢業。

這6年來,姐姐從來沒有回過家,因為她說路程遠,車票貴,而且請假耽擱賺錢。

也只有聯考前一個月,姐姐回到了家,還答應會陪考。

03

考完後,他滿懷失落地回到了家。

他其實並不是像其他同學那樣,考試緊張,需要家長陪著。

在學習上,他一直很優秀,這次聯考,他也考地很好,而他只是想第一時間,把聯考的喜悅,分享給他的姐姐。

只是,回到家裡,他卻發現姐姐臉色蒼白,躺在床上,氣色很不好。

他這才得知,早在1個月前,姐姐回家時,許是因為在鞋廠的六年工作,感染了不知名的物質,患了一種不知名的怪病,會莫名地頭暈吐血。

聽到他的輕聲呼喚,眼睛微閉的姐姐睜開了眼睛,關心地問他考的怎麼樣,還掏出了一張卡,說是廠子裡給的5萬元賠償,讓他留作學費。

只是,他的心裡此刻卻像壓了千斤巨石般難受,眼淚也不覺流了下來,他那生龍活虎的姐姐,如今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,他那可憐的姐姐,直到現在,心裡還想著的是他。

在這一刻,他下定決心,無論再艱難,他也要帶姐姐去省城的醫院,治療好姐姐的病。

喜歡這篇文章嗎?快分享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