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想離婚又惦記女人娘家拆遷,想立協議:離婚後拆遷款也有他份

2019年02月04日     1,026     檢舉

白樺是個美麗的女子,有兩個淺淺的酒窩,喜歡低頭,喜歡笑,溫柔得像一朵白雲。白樺的丈夫叫董軒,外貌也可以,和白樺很般配,他們有一個女兒,兩個人都是外地人,在寸土寸金大城裡,攜手打拚,共同對抗過貧窮,感情曾經非常好。

但是再好的感情也抵不過歲月,女兒10歲那年,董軒出軌了,和一個寡婦愛得如膠似漆。他忘記了白樺和他一起過的苦日子,忘記了曾經彼此珍惜深愛的所有歲月,他的心裡只有外面那個女人。為了她,董軒準備離婚。

但董軒也有苦惱。倒不是捨不得白樺和女兒,她們在他心裡已經輕得如兩片雲了,早點飄離他的天空,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。他的苦惱是,白樺娘家要拆遷,這個消息早就有了,但就是一年一年的沒有落實,董軒一天也不想和白樺過下去了,他想早點和外面的心上人日日相守,他怕時間久了,外面的女人失去耐心不再等他。

董軒想要白樺娘家的拆遷款,白樺父母只有她這一個女兒,那可是一大筆拆遷款啊!到手後分分鐘就可以在這個大城買個屬於自己的房子,那樣就可以有一窗屬於自己的燈火。董軒既想快點離婚,又想將來拆遷了,他能拿到遷拆款,起碼可以分一部分,哪怕夠他和新歡房子的首付也可以。

在董軒還沒想好辦法的時候,他婚內出軌事情暴露,白樺儘管心痛,但是她無法原諒背叛,果斷提出離婚。這時候董軒靈機一動,想到了一個辦法。他對白樺提出一個要求:離婚可以,但必須簽一個協議,不管什麼時候白樺娘家拆遷了,拆遷款都必須有他的一份兒,因為拆遷信息是在婚姻存在期間就出來的,拆遷款也得算共同財產。

聽見這樣無恥的話,白樺落了滿臉淚,她為自己跟這樣一個無恥男人過了十多年感覺到可惜。她看著董軒,一臉鄙視,然後說:別做夢了,就算今天拆遷,拆遷款也是我父母的,沒有我的,更不會有你的。

白樺拒絕了董軒的提議,她很明確地表示,如果你不同意協議離婚,那我就走司法程序,董軒也明白,畢竟他背叛了婚姻,再說,他也真不想和白樺過下去了,於是兩個人離婚。

讓董軒後悔的是,離婚半年後,白樺娘家真拆遷了,大筆的拆遷款啊,董軒一分都沒得到。董軒現在還後悔,再拖一年離婚好了。但就算他真拖下去,拆遷款也是白樺娘家的,就算日後父母給白樺,就算他們沒有離婚,如果想不給他,也完全可以做到。這個惦記別人錢財的男人,能做的就是繼續住著出租房,繼續過算計的日子。

(圖片來源於網絡,與本文無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