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親去世,繼父讓我回家分錢,半路接到弟弟電話,我調轉車頭回家

2019年02月04日     6,642     檢舉

母親去世,繼父讓我回家分錢,半路接到弟弟電話,我調轉車頭回家

父母愛自己的孩子那是源於血濃於水。可是把一個毫無血緣關係的人視如己出,可不是一般人的心胸能夠做到的。在我七歲的時候,母親和父親離婚了。在我的印象中,父親就是一個混蛋。一直以來,都是媽媽用羸弱的肩膀獨自撐起這個家。

父親是個無業遊民,他不出去工作,整天無所事事,還把母親辛辛苦苦賺來的錢拿去賭博。賭得沒錢的時候,他就在外面借錢。輸了回來對母親又打又罵。我見到父親就像老鼠見了貓一樣,真怕他逼死了母親。最終,母親受不了父親的家暴,主動向父親提出離婚。

母親離婚後,帶著我到城裡的飯店打工。飯店的老闆娘見我和母親沒有地方住,把飯店的雜物間清理了出來,讓我和母親暫時有了棲身之所。後來,老闆娘給我母親介紹了一個男人,是一家國企的鍋爐工,這個男人後來成為了我的繼父。

繼父本來有一個溫馨的家庭,可是前妻在生完兒子後,不幸患上了胃癌,在花光家裡所有積蓄之後撒手人寰。繼父的兒子比我小兩歲,我們年齡相仿,從小我們感情就很好,就像親兄弟一樣。

繼父和母親結婚後,就帶著我們搬到他的兩室一廳的房子裡,我們成了一家人。後來,繼父考慮到家裡人多,就把屋子賣了,貼補了一些錢,買了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。

起初,我不願意開口喊他「爸爸,」只喊他「叔叔」,直到發生了一件事後,我才改變了對他的態度。在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,我被一輛疾馳而過的汽車撞倒在地,當場脾部破裂,導致了大出血。

我的血型是罕見的熊貓血,從外地調血過來顯然是來不及了,醫生說需要趕緊輸血。繼父二話沒說,擼起袖子對醫生說:「醫生,我就是熊貓血,用多少血抽多少血,我兒子的命要緊。」繼父的血源源不斷地流淌進我的血管,我終於得救了。等我醒來的時候,看見繼父那張蒼白的臉,我忍不住哭了。

自那以後,我改喊繼父「爸爸」。我們感情很好,不知道的人,還以為我們是親父子。高考時,我考取了一所不錯的大學,學的是IT行業。我上大學四年,繼父支付我的學費,每個月給我生活費。弟弟讀書天資不如我,他只上了技校,畢業後進入一家工廠做鉗工。

大學畢業後,我找了一個城市姑娘做老婆,是繼父給我把關的。他說我老婆雖然是獨生子女,但是不嬌氣。結婚時我給岳父母的八萬塊錢彩禮,都是繼父給的。繼父對我好,我點點滴滴都記在心裡,充滿了感激之情。

不得不說,繼父的眼光非常不錯,婚後,我老婆是「上得廳堂,下得廚房」,婚後對我很關心,把我養得白白胖胖。婚後第五年,母親患上突發性腦溢血不幸去世。對我而言,母親的去世不亞於晴天霹靂。安葬完母親之後,我懷著悲痛的心情重返工作崗位。大概半年之後,繼父給我打來電話,說他一個人住那麼大的屋子有些浪費,把三室一廳的房子賣了六十萬,讓我回去分錢。

我想我有三個月時間沒看見過繼父了,於是第二天往回趕,可是在路上接到了弟弟打來的電話。弟弟說,繼父患上了帕金森症,想在自己頭腦還清醒的狀態下,把自己名下的財產分割完。繼父把三室一廳的房子賣了,然後花十幾萬塊錢,買了一套老舊小區的二手房。剩下的錢打算讓我和弟弟平分。

弟弟希望我們都不要拿繼父的錢,那是繼父的養老錢。弟弟說,等繼父百年之後,如果錢還有剩餘的話,我們兄弟再平分。我條件比弟弟好,繼父即使分給我二十多萬,也就是我一年的收入。其實,我壓根就沒打算分繼父的財產。弟弟是個工人,每個月只有三千多塊錢,日子過得比我苦得多。

想到這兒,我打電話給弟弟,說我感恩繼父把我養大,已是感激不盡,怎麼能要他老人家的財產。為了不增加弟弟的思想負擔,我調轉車頭,回了家。

真的,我很感激繼父,我母親不在了,他老人家患有帕金森症,還把我當親兒子看。我打算過段時間休年假的時候,趁著繼父還能走動,帶他到全國各大旅遊景點走走看看。

朋友們,我這樣做你們贊成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