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子離婚後,街頭遇見岳母,看到嬰兒車的孩子,我心中竊喜

2019年02月04日     4,779     檢舉

竇凱現在在上海的一家大公司里上班,人前光鮮的他,內心卻又一段十分窩心的遭遇,這件事情還要從他前妻說起。他和他前妻子趙金是大學同學,正在學校的時候兩個人並沒有太多的意思,只是比較談得來,是一對兒無話不說的朋友。兩個人都是學霸,而且都是非常有想法、有幹勁兒的年輕人,他們兩個經常在一起探討想法,憧憬各自美好的未來,在別人眼中都以為他們兩個人是情侶,可實際卻不是,這個小秘密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。

兩人畢業以後就相約去了上海打拚,雖說在學校時豪情萬丈,可初次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,兩個人還是有點不適應,尤其時趙金是個女孩子,適應能力稍微差一點。為了能夠照顧到同伴,而且為了省錢,他們兩個人就合租了一套房子。兩個人並沒有在同一個公司,可是幹著類似的工作。他們白天在公司上班,晚上下班就在一起談天說地。每次竇凱都會比趙金回去的稍微早一點,會提前去菜市場賣菜做飯,等到趙金回來就可以吃到熱乎乎的飯菜。

這一日,趙金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,看到桌上的飯菜竟然比以往豐盛了很多,而且還有一瓶紅酒,」竇凱,你買彩票中獎了嗎?」趙金看著桌上豐盛的飯菜,打趣兒的說到。」確實有好消息,可不中獎了,而是我升職了。」竇凱回應道。竇凱平時一直努力工作,通過自己的能力走到了現在的位子,不過速度確實要比別人快很多,這頓飯就是為了慶祝自己升職而做的,畢竟離自己的夢想又更近了一步嘛。

趙金也為竇凱高興,為此還破例喝了酒。借住酒勁兒,兩個人聊的更是歡樂,一邊喝一邊聊,一邊聊一邊喝,直到兩個人都醉倒在飯桌上。兩個人趴在桌子上,四目相對,眼神兒迷離,漸漸地發現眼中人竟是最美的人,這一夜他們兩個就這樣走到了一起。

從那一夜之後,兩個人的感情快速升溫,白天上班,夜晚就在一起,很快兩個人結婚了。兩個人在婚前就商量好了,婚後兩個人還以事業為重,不著急要孩子。所以竇凱辭職了,離開原來的工作崗位,開始自己創業。在創業之初並不是很順利,走了很多的彎路,幸好一直都有趙金的陪伴和鼓勵。趙金還在原來的單位上班,也逐漸做到了高管的位置。

兩人都是工作狂,自從竇凱開始創業之後,除了睡覺,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工作上,沒有過的時間精力去照顧家庭。趙金不想為了不影響竇凱追求自己的夢想,好幾次有要孩子的機會,她都選擇了墮胎,可每一次都給她的身體帶來了極大的損害。

時間飛快,眼看兩個都將35歲了,雙方的父母都想要抱孫子,就不停的逼他們。兩人商量了一下,確實不能為了事業而孤獨終老,所以就決定緩緩腳步,先要一個孩子。可是兩個人努力了很多次,依然沒有懷上。兩人不得以去看了醫生,現在的醫學那麼發達,想要一個孩子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,可有時候醫生也沒有辦法。中醫西醫看了不知有多少,可是最終也都沒有懷上孩子。最後一個老中醫對他們說:」趙金之前有過多次墮胎的經歷,而且長時間高強度工作,導致她的身體損害嚴重,一時半會兒想要懷上孩子很難,需要長時間的調養。」於是老中醫就給他們開了很多重要,讓他們好好調理。

竇凱是個工作狂,對這事兒看的也開,他並不著急,要孩子嘛,早一天晚一天都無所謂,什麼時候懷上了就什麼時候要。可是竇凱的父母並不理解,他們很著急的要抱孫子,畢竟竇凱已經35歲了,又是家裡唯一的男孩兒,還要靠他傳宗接代呢。所以,竇凱父母就一直給竇凱施加壓力,才開始時就是不停的嘮叨,都後來就開始逼他們離婚,讓竇凱再重新找一個。

父母給的壓力越來越大,竇凱的脾氣也越來越暴躁,趙金看到竇凱的樣子,心裡也不忍心了,離婚就離婚吧,這又能怨得了誰,只能怪自己的身子不爭氣。後來趙金就跟竇凱主動協商離婚的事情,竇凱也默認了離婚的事情。

在婚姻的最後一晚,竇凱回來的比較晚,在他打開家門時,看到眼前的飯菜,桌上的紅酒,這一幕和第一次一樣,這是最後一次。第一次是竇凱,最後一次是趙金。兩個人吃著飯,喝著酒,談天說地,同樣的趴在桌子上眼神兒迷離、四目相對。這一夜……是最後一次。

第二日,兩日去了民政局辦理了離婚手續,出門一條橫路,兩人各走一邊。

竇凱被這些事兒折磨的心力交瘁,離婚後他並沒有立即投入下一段感情中,而是選擇給自己放了一個長假,他離開了上海,去了很遠的地方去旅行。

隔了很久,竇凱再次回到上海,走在上海熟悉的街道上,看著熟悉的建築,看著熟悉流動的人群。然而,他在熟悉的人群中發現了一個推著嬰兒車的故人。這人是他前岳母,可是嬰兒車裡的嬰兒是誰?

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,竇凱是一個心胸豁達的人,對這件事情已經完全不放在心上,迎面而來的故人,沒有掩面而過的道理,所以竇凱很大方的上去叫了一聲阿姨,只是阿姨有點不太友好。看到嬰兒車裡的孩子,竇凱忍不住就問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