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旬老夫婦沿街乞討,大老闆跪著拿出半塊燒餅,說出了多年的辛酸!

2019年02月04日     327     檢舉

劉老太和老伴這一生,最遺憾的事情,就是沒能在年輕的時候要上一個孩子,如今老了,兩位老人身體一天比不上一天,因為膝下無子,人到晚年變得很淒涼,看著別的老人兒孫滿堂,每逢過年過節,兩位老人就將自家的大門緊緊關上,窩在老屋裡唉聲嘆氣,也常常掉眼淚。

村裡知道兩位老人活得辛苦,村民們就常常來老人家裡救濟,可在後來,老伴得了老年痴獃,生活上基本不能自理,同時還得吃藥,也要花不少的錢,光憑村裡每個月的救濟錢遠遠不夠。

沒辦法,繼續這樣留在村裡已經沒了活路,老太也不想給村裡增加負擔,於是,她帶著痴獃的老伴離開了村,去大城市碰碰運氣吧,也許,運氣好的話就能乞討到一些錢,就能繼續給老伴拿葯治病了。

來到大城市後,劉老太為了省錢,在距城市幾裡外的一個村子找了一間小屋,房主也看老兩口不容易,就沒有收太高的房租,水電費等也都免了,就這樣,安頓好後,劉老太開始每天早晨早早起床,然後領著老伴走個幾里路,在大城市的街道上開始乞討,她從來沒要求過可以討到打錢,只要夠給老伴買葯,然後生活上過的去就謝天謝地了。

一天,劉老太領著老伴走過一家大酒店,剛好到中午了,兩口子沒討到多少錢,肚子又餓了,想著大酒店可能會有些剩菜剩飯,如果能討來一些,今天就可以熬過去了,當然,老太也知道自己的身份穿著太破,不能在人家酒店中午生意最忙的時候去,於是就在角落裡等著,好不容易等到了三點左右,見酒店進出的客人少了,老太才和老伴走向了酒店。

可,還沒踏上酒店的迎賓台階,裡面就跑出來了一個迎賓員,吵著嚷著趕老太兩口子去別的地方要飯去,老太祈求著說,小夥子,行行好,我們不進去了,能不能給我們拿一些剩下的饅頭,我們一天沒吃東西了,迎賓員很不耐煩,說這裡不是施捨的地方,你們不走,會影響酒店的生意。

沒辦法,劉老太被迫領著老伴離去,但今天乞討到的錢只夠給老伴買葯,老兩口可能要餓著度過了。

天色漸漸暗了,劉老太準備領著老伴回去了,可就在走時,後面來了一輛汽車,停到了老兩口的身前,接著下來了一位穿著西裝的大老闆,那大老闆激動地看著兩位老人,眼睛有些紅了,開口之前從車廂里拿出了一個被紅布包裹的物品,然後小心翼翼的打開,竟然是半塊干硬已經發黑的燒餅。

接著,大老闆撲通一聲跪在了老伴的身前,哭紅了眼,說出了多年的辛酸,老哥,這麼多年了,我終於找到你了,可那時老伴患有老年痴獃,根本不認識這位大老闆。

原來,早年的時候,劉老太老伴外出打工,曾經在一家小飯館吃飯,看到外面有一個乞丐來小飯館乞討,結果被小飯店老闆嚷著打發走了,老伴看乞丐可憐,就將手中的燒餅掰開兩半,追上去給了乞丐,然後又給了兩百塊錢。

乞丐感激涕零,走後,那半塊燒餅卻捨不得吃,他想留著這份恩情,然後用兩百塊錢給自己理了發,洗了個澡,買了一身廉價的衣服,開始給一家飯館打工,幾年下來,這名乞丐拚命的工作,並跟著飯館的師傅學習廚藝,很快就有了成就。

後來,一次機會,飯館老闆要轉讓,見乞丐老實厚道,就轉給了他並同意先接店後慢慢償還轉讓費,從那以後,乞丐更加賣力,沒日沒夜的工作,很快償還了轉讓費,並且小飯館生意越做越大,一步步從開始的小飯館做到了大酒店,之前劉老太去討飯的那家大酒店,就是乞丐名下的一個分店。

滴水之恩,當湧泉相報,這些年來,乞丐一直都在打聽劉老太老伴的下落,可茫茫人海,如大海撈針,他始終都沒有找到這位大恩人,直到剛剛,他無意中樓上看到一對老夫婦來到酒店乞討,見迎賓員驅趕,想到了曾經的自己,也非常生氣,可等他來到樓下時,老夫婦已經走了,當場就辭退了那迎賓員,後來通過調取錄像,發現很像曾經幫助過自己的那位好心大哥,就追了上去。

大老闆將老兩口請到了酒店,在最豪華的餐桌上,親自給兩位老人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,後來,又出錢把兩位老人送到了城市裡最好的療養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