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中導條約》被廢,對中國可能有兩個最直接的負面影響

2019年02月03日     880     檢舉

中導條約》被廢除,有可能成為整個軍控體系崩潰的開始。人類出現一輪新的軍備競賽將成為高機率的事件。

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日宣布,美將從2月2日起暫停履行《中導條約》,同時啟動為期半年的退出條約程序。俄羅斯總統普京2日表示,俄作為回應也暫停執行《中導條約》,並不會再首先提出削減武器的建議。普京還說,由於美國正在就(新武器)進行研發和試驗設計工作,俄羅斯也將採取相應行動。

儘管華盛頓保留了如果俄羅斯以「可核查」方式摧毀其「違約」的飛彈系統,美方將恢復履行《中導條約》的活話,但分析人士普遍不對這樣的轉機再抱希望。兩個月前美方提出廢棄《中導條約》時,其實就已經將它推進活埋的坑裡,並一鍬一鍬地往它頭上填土。

《中導條約》被廢除,有可能成為整個軍控體系崩潰的開始。人類出現一輪新的軍備競賽將成為高機率的事件。

美蘇當年在冷戰後期達成一系列軍控協議,不僅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軍備競賽,而且產生了安撫人心的政治效果。美國退出《中導條約》將讓整個人類對21世紀的預期產生一個重大消極參數。

《中導條約》簽署時,美國面臨蘇聯的強大挑戰,華約與北約分庭抗禮。今天美國的整體軍事優勢無疑比那個時期更加明顯、牢固。但那個時候簽約,現在廢約,決非因為今天的美國軍力不如30多年前了,而是今天華盛頓的安全思維更極端了,更貪婪了。

里根時代的美國雖然搞過「星球大戰」計劃,但它當時尚能接受以均勢為基礎的安全觀。而今天美國更想要的是以壓倒性優勢為基礎的絕對安全,其他國家連增強戰略性的防衛手段也讓華盛頓難以接受。

最近幾年美國不斷宣揚俄羅斯的威脅咄咄逼人,而俄羅斯的戰略威懾力不及蘇聯時期是顯而易見的。華盛頓似乎希望俄羅斯的力量水平「伊朗化」,好像那樣才能讓它安心。美對俄實施戰略擠壓的坐標在變化,很像是要「宜將剩勇追窮寇」。

美抱怨中國發展飛彈力量,更沒有道理。中國核威懾水平與美俄尚不在一個量級上,把美中各自發展軍事力量說成是「軍備競賽」的一部分,這是在混淆基本概念,給壓制中國正當國防建設製造藉口。

《中導條約》被廢後,必將出現一個大國重新評估安全風險,這當中飛彈力量競相增加且加快升級換代的時期。大國之間對什麼是「安全」也會重新定義,整個國際關係有可能因此受到牽連。

比如這樣的氛圍對結束朝鮮半島核危機多半將產生負面影響,其他地區則會增加地緣政治震盪的誘因。

對中國來說,最直接的負面影響可能有兩個。一是華盛頓已經動了將美俄《中導條約》多邊化的念頭,這種念頭有可能成為美向中國施壓新的動因。二是美失去條約約束後,估計會變本加厲地在中國周邊部署攻擊性飛彈力量和反導系統,進一步增加中國戰略安全的挑戰。

北京決不可開接受《中導條約》多邊化的任何口子,而要堅決拒絕華盛頓在這方面的任何要求。同時中國要加快戰略核力量體系的多元化,不能過多依賴陸基飛彈維繫國家安全。我們不能等著美方提各種要求,中國的核威懾力需要加快形成多樣化的支點,這些工作應當說刻不容緩。